广州环球宝贝生殖中心

长沙找代妈 主页 > 长沙找代妈 >
定州有代孕公司吗:东北老航校往事:国民党飞
来源:http://www.sscchh.cn  日期:2019-05-09

  正在加载中...

  在东北老航校创立和建设的过程中,除了中国共产党自己培养的航空人才以及日本人外,还有一支重要的力量,那就是从汪伪空军和国民党空军起义而来的飞行员及相关的技术人员。1945年8月,汪伪空军飞行员蔡云翔、于飞驾驶“建国号”飞机起义,开创汪伪空军起义的先例;1946年6月,在国民党如日中天,而共产党最困难的时候,国民党空军“四大金刚”之一的飞行员刘善本,毅然驾机起义,成为国民党空军起义的第一人。他们起义之后都参加了东北老航校的创建和建设。但是他们为何选择共产党,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本集内容为你讲述。

  凤凰卫视11月12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1945年8月20日,美军观察小组正在延安进行考察。突然,他们看见一架日式飞机,飞抵延安上空,让美国人疑惑的是,八路军并没有将飞机打下来,而是让那架飞机降落在了延安机场。事后,他们才知道,那是起义的汪伪“建国号”飞机。朱德亲自接见了起义的机组人员,不久后,他们相继被派往东北,成为东北老航校的创建者之一。

  于飞:常州。

  记者:常州不是南方吗?

  于飞:那年雪特别大,堆的雪人。

  记者:那是1943年的事。

  解说:于飞老人今年已经八十八岁,六十四年前“建国号”的起义,他便是策划者之一,那时候他的名字叫黄哲夫。1945年3月,汪伪空军飞行员黄哲夫因为与副队长吵架被开除军籍。此时,曾经上过抗大,一直存有亲共思想的黄哲夫,萌生了驾机投奔共产党的想法,于是他找到了同样有亲共想法的汪伪空军教官周致和,两人商议后,决定由周致和负责找飞机,黄哲夫负责联络共产党,黄哲夫首先来到江苏常州附近的农村。

  于飞(黄哲夫原东北老航校航空理论教育科长):我找共产党找得很苦的,好几个地方,找不到,甚至专门快傍晚了,到靠近武和附近的一个农村里面,找哪一家最穷的,最穷的一家我住的,然后他可能知道新四军。大爷,我赶路赶不上了,到城里去了,在这里住一晚怎么样,在这吃饭嘛我给饭钱,那最穷的人,看一眼,你可以啊。后来问这有新四军没有啊,我想找新四军,哎哟,没有没有没有,谁敢跟我说,谁知道我是真的假的。

  解说:1945年6月底,负责找飞定州有代孕公司吗:东北老航校往事:国民党飞机的周致和也没有找到飞机,但却在偶然中得知自己的一个同学的家乡,安徽宣城有新四军活动。而且他也有投奔共产党的意向,于是周致和让他带着黄哲夫,前往安徽宣城寻找新四军。

  于飞:去了那个地方叫孙家浦,到茶馆里,那个秦传佳是当地人啊。他认识那个老板,就问,四哥什么时候来,来招税,快来了,你们在外面等等,就在外面等。等了大概有十来二十分钟,真的来了三个人。我就一开口,哎,同志有个事要跟你们商量商量,我们是从南京空军来的,我们都是飞行员,想驾飞机飞到解放区。他一听见同志,知道这不是外人,另外一说,哎呦,觉得,他三个一合计,没有收税了赶紧走。

  解说:在新四军联络员的引荐下,黄哲夫见到了新四军苏浙军区司令粟裕。

  于飞:他说这样,以后我们联络,我用代号给你,左如,左,左右的左;如,女字旁一个口,左如。你也起一个代号跟我联系,以后就用这代号联系。我就想用什么好呢?我说左如左如,于飞于飞,飞行员飞飞行,他说好,就于飞,你就叫于飞,凤凰于飞嘛,这么来的。以后我就叫于飞,就一直就没改。粟裕当时就叫警卫兵,给他警卫员说,哎,今天给我们于飞同学加菜啊,告诉伙房这伙食搞好一点,真的后来来两个皮蛋,加菜,两个松花蛋。

  解说:1945年8月19日在周致和控制了汪伪政府的“建国号”飞机后,黄哲夫立即以于飞的名义,给毛泽东发了一份电报。

  于飞:日内有机来延安,万勿误作敌机别打下来,这给党中央毛主席。这小年轻给毛主席打电报,这恐怕还是很少很少的。

  解说:电报发出的第二天,黄哲夫与周致和等六人驾机飞向延安。

  于飞:我们飞机上很有意思,知道在飞延安的,我,再是蔡云翔(周致和),张华不知道,还没听说过延安,不知道延安在哪。他的一个观念是教官上哪,我跟教官上哪去,就这么个思想。那两个机务人员呢,这个恐怕不要发表了,对他影响不好,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飞到共产党,他怎么呢定州有代孕公司吗:东北老航校往事:国民党飞,没上飞机以前就问了,这飞机上哪去?蔡云翔(周致和)跟他说到上海做生意,到上海我们也去,这两个跟了上去。飞了大概一、两个小时,我在前面看到飞机已经接近黄河了,后来我到后头看他们,他说,哎,黄哲夫,上海怎么还不到啊。我说谁说到上海,周教官说到上海的。我说不,到延安。延安,延安什么地方?延安好地方,你等着,别着急。所以那两个人不知道,所以飞机到延安,实际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解说:在延安,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亲自接见了他们,而“建国号”也成为八路军拥有的第一架飞机。八月底,白景丰、何健生、吉翔等汪伪空军飞行员,也相继起义,步行来到了延安。不久后,中央向东北发展的方针已定,起义飞行员们全部被派往东北筹建航校。东北的艰苦生活让他们至今记忆犹新。

  于飞:我们那个时候是,没几块钱,我穷得照相机也卖了,十五块钱一个照相机,莱卡的,就十五块钱,德国的照相机,十五块钱卖了。

  记者:莱卡,十五块就卖了?

  于飞:想出肉,没钱,有人出十五块钱就卖掉了。

  解说:1946年3月1日,东北老航校成立时,起义人员受到了高度重视,此时已改名为白起的白景丰,被任命为副校长。改名为蔡云翔的周致和担任教育长。

  于飞:何健生当训练处处长,吉翔飞行科长,航空的理论教育科长是我,科长,翻译科科长张华,张华懂日语,这两个做买卖,小买卖的两个呢,机务队的队长田杰,副队长陈明秋。还有一个跟着过来的一个老机械师,修理厂厂长。你想这几个部门,都是起义人员刚过来不到一年,委以重任。

  解说:这段影片讲的是以蔡云翔为原型的,航校教官给学生上课的情景。航校成立后,起义人员在各自的岗位上,倾尽全力投入到航校的建设中,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1946年6月,飞行科长吉翔在首次试飞初级教练机时,因飞机发动机突然停车,坠机身亡。一周后教育长蔡云翔在执行东北局的运输任务时,因飞机超载失速坠地,定州有代孕公司吗:东北老航校往事:国民党飞不幸牺牲。

  张梅

  正在加载中...

  陈晓楠: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上尉飞行员刘善本,开着一架B-24轰炸机起义到了延安,蒋介石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扬言要派飞机将刘善本的飞机炸个粉碎。刘善本1915年1月25日,出生于山东省昌乐县高崖镇的一个殷富之家,在1932年8月,刘善本考入国立北平大学附属中学,高中毕业后考入国民党航空学校。1943年10月的时候,作为第一批飞行员赴美接受培训,在学校期间,由于成绩优秀,美国方面曾想让刘善本留校任教,但遭到刘善本的拒绝。1946年1月回国后,刘善本被编入国民党新航空第八大队,晋升为一级飞行员,飞行参谋,作战训练科长。在国民党空军,刘善本被誉为“四大金刚”之一,深受蒋介石的器重。1946年6月,他又接到命令,调他去开蒋介石的专机“美龄号”,正当他在国民空军的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刘善本驾机投奔了共产党。

  解说:1946年,刘善本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女儿年仅三岁,而妻子周叔璜正怀着第二个孩子。

  刘兰平(刘善本大女儿):我父亲走的时候,我妈妈一点都不知道,但是呢我妈妈就觉得我父亲这次走呢,收拾东西,她觉得有点怪。就是说你本来出去也不会走多少天,你大夏天的六月份,怎么把毛衣啊,什么这个运动鞋啊,带了好多东西。我爸爸出来之后,后来又叫我妈妈,然后说我忘了带雨衣,结果我妈妈又从楼上,又把雨衣从阳台给他把雨衣给他扔下来。反正就是我妈妈事后想,就觉得他那天有点怪怪的,总觉得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啊。

  解说:1946年6月26日,刘善本在从成都飞往昆明执行任务的途中,决定改变航向飞往延安。此时,飞机上除了四名机组成员外,还有他的一个朋友,以及搭机的几个军校学生。

  刘兰平:我父亲后来就说,他走过那个挂弹舱,然后就到那个机尾部,搭飞机的人他们在机尾部,然后我父亲就回到前面,然后就很慌张的跟飞机上的人说,就是说,哎呀,不好了,我没想到我那个朋友是共产党,他要我们把他送到延安去。所以前面的人就七嘴八舌的就说,有的就是说那咱们飞机爬高,咱们有氧气,他们没氧气,让他们缺氧。后来我爸爸就跟他说,到处都有共产党,你把共产党给弄死了,将来你回到地面上,你不怕人家报复你吗?

  后来我爸爸说,那这么着吧,我去告诉他们,我们也没有西北的地图,我们没法去,就这么着。后来结果我父亲,实际上,他早预备好了地图,就放在后边儿。所以他到后边儿去,就跟后面的人说,我们前面的人,我们要反内战,我们要去延安。结果后边儿,是那几个就军校的学生不太懂,然后我爸爸那朋友就说,哎呀,可不行,我可是刚结婚呐,你要不然你借给我一个降落伞,你们去延安,我跳下去得了。然后我爸爸就跟他说,你知道下面是什么地方吗,下面是秦岭,你跳下去深山老林,给你挂在树上,给你那什么,你还不叫野兽给吃了。

  解说:在刘善本的软硬兼施,连哄带骗下,机组人员和乘客只得同意先去延安,再做打算。

  字幕:主席,好消息,国民党飞行员刘善本驾B-24飞机起义了,就降落在延安机场。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就叫天心顺。

  解说:刘善本一到延安,就提出要发表起义声明。但中央为保护刘善本的家人,认为不宜立即发表,但几天后,国民党已得知刘善本起义的消息,为了在舆论上争取主动,7月2日,刘善本决定向全国发表反战声明。

  刘江平(刘善本四女儿):我是一个忠实的三民主义信徒,但是,他说我也是一个中华民族的子孙,我决不能够,就是用自己手来屠杀自己同胞,所以我用实际行动退出内战的漩涡。

  刘兰平:新华社广播的那天晚上,就第二天清晨,我妈妈就听到人家敲那个厨房的后门,就说那个,刘太太,你那个垃圾什么的,我妈妈觉得挺奇怪,说我们每天的垃圾都是头天晚上,都已经放到那个厨房门外面,然后每天都是他那么就都倒了以后就走了,怎么今天还专门问我?后来我妈妈就开开后门,然后那个工人,就跟我妈妈说,说你先生,那个他们都叫他刘队员,就是那个航空队,就是说那个刘队员已经飞飞机到了延安了,现在你什么东西都不要带,就领上你的小孩儿,他跟我妈妈就约了一个地方叫老八字路口。

  解说:当周叔璜带着女儿出门后发现,已经有国民党的特务在跟踪自己,于是,当她见到准备来接她的地下党时,她并没有上前打招呼,而是直接走进了菜市场。

  刘兰平:等买完菜再回来,那家已经抄完了,他们八大队的那个什么队长啊什么的,就跟我妈妈说,你们收拾收拾,明天就送你们去南京。后来我妈妈说,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个,当时马上就挺厉害的就说,去南京就去南京,去南京你也跑不了,人是你放跑的,你知道吗,就说,人是你放跑的。我们现在这一大家子人,我们生活都没有着落。

  解说:也许是那名军官对周叔璜所说的话,有所顾忌,周叔璜一家没有被送往南京,但生活变得越发艰难。

  陈晓楠:为了照顾刘善本家人的生活,周恩来曾经几次派地下党,给周叔璜去送生活费,但是因为国民党特务看管得越来越严,地下党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周叔璜家。有一天,一辆国民党空军的吉普车停在了周叔璜家门口,从里面出来一位,身着黑色香云纱旗袍的女士,她来到门口,把门的士兵马上上前阻拦,士兵问,你是干什么的。那位女士没有回答,二话不说,抬手一个耳光就抽过去,而且用上海话说,看清楚了。说着用手一指车牌,看门的士兵们一看牌号是空军司令部的车,乖乖地就让她进了房门。其实这位女士,就是刺杀孙传芳的女侠施剑翘。周恩来在无计可施之下专门请她出山,给周叔璜送去了金条和刘善本的亲笔信,施剑翘得到任务之后,首先给曾是自己学生的,上海空军司令部参谋长打了个电话,说老师来了,不安排玩一玩吗。那位学生就说自己实在没时间,派自己的车随便老师可以去哪里,于是才有了前面的一幕。

  解说:在周恩来的关怀下,周叔璜一家的生活有了保障,但对亲人的思念,却依然只能藏在心里。

  刘兰平:反正呢就是说白天不能哭,也不能说想爸爸,晚上的时候,跟我妈妈在被窝里头悄悄地说,说想爸爸。

  张梅

  正在加载中...

  解说:1946年6月29日,在刘善本起义到延安的第三天,毛泽东在延安党校大礼堂,为刘善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会。多年以后,刘善本在自己的回忆文章中说道,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原本有很多话想说,但却激动得只迸出一句,“主席,我终于来了”。刘善本第一次了解毛泽东,是从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在美国学习期间,他看到了这本书的全文,从此对共产党毛泽东心怀向往。回国后,正值国共合作濒临破裂,内战将开,正当对国家前途一片迷茫的时候,刘善本看到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这篇文章让刘善本豁然开朗。同时,他也被毛泽东远大的目光,和精辟的见解完全折服。但是,刘善本到达延安后,毛泽却一直把他当做贵宾。

  刘江平:后来我爸爸就说,我们不是来做客的,你老让我住在交际处,对吧,说我们不是来做客的,我们是来革命,来工作的。这样,后来主席说,那你们能干什么呀,你们想干什么吧?后来我爸爸说你们共产党也没有飞机,我们也不能飞,后来我爸爸说呢,我的文笔也不错,我可以给你们就是当记者写东西,也可以口译,翻译。后来主席说,让你们从美国学飞行回来的飞行员改行,那不是大材小用吗。他说我们要建立人民自己的空军,所以这样呢,然后就是朱老总啊,彭老总啊,跟我爸爸他们谈,就说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组建了。

  解说:就在刘善本机组到达延安后不久,原在新疆学飞行的航空队学员获救,回到延安。于是,这两批马结伴同行,一起被派往东北老航校,但由于双方互不了解,在行军的途中,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方子翼(原东北老航校飞行科长):他那个副驾驶,他说你刘善本把我骗到这来受苦,你看我有本事把你骗回去不。他们四个人五支手枪,我们是谁也没有枪啊,他路上真叫张受益,是哗啦哗啦地弄得他走了,那我怎么弄啊,没办法。

  解说:1947年1月底,刘善本和方子翼等老红军,历经四个月跋涉后,终于到达了密山老航校。刘善本到达航校后,深受校领导常乾坤、王弼的重视,立即被任命为副校长。

  薛晓晖(薛少卿之女):因为他在国民党那已经是很高级的将领,而且技术非常好,而且理论基础也很好,因为他是在美国留过学的嘛。所以学员去问他的时候,他就是等于补充了这一块了。

  解说:与刘善本等起义人员受到重用不同,新疆回来的老红军到达老航校后,常乾坤等人认为,他们年纪偏大,技术也已经生疏,不宜飞行,因此在他们到达航校之初,并没有给予重视。

  薛晓晖:这个事也很自然因为你想是上天的事,对吧。他那飞机驾出去,还是需要有一些基础啊需要什么,所以这样就产生矛盾。产生矛盾的同时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用了他爸爸,用了刘善本,还用了当时汪伪起义的一个叫白起的,用他们作为一个校长,就是一个领导的岗位,他们就认为我们红军你不用,我们是骨干,那些人多不可靠啊,所以红军不断的以支部的名义,往东总反映。

  解说:1967年2月初,东北局和东总派遣刘亚楼,到老航校调查航校的矛盾问题。不久,一份报告交到了东北局和东总,“航校不精干”成为问题的根源,而不精干的表现,头一条就是重用刘善本等起义人员,认为将权力交给了外人。刘亚楼认为老红军是长征留下的火种,经历严酷的革命战争和监狱斗争,应该成为航校骨干。

  方子翼:他说得很具体是每一寸铁丝,每一片铝皮,每一滴汽油都要用在这些人的身上。

  解说:调查结束后,东北局和东总对老航校领导人员进行了调整。

  常罗(常乾坤之子):就派了东总的参谋长刘亚楼,来兼任航校的校长,派了吴溉之来兼政委。然后的话呢,常乾坤降为副校长,王弼降为副政委。

  薛晓晖:然后把这个刘善本就弄了一个叫专门搞一个叫什么一个主任,也不是那个校长了,反正就弄得特低,而且让他什么都干不了,就这样。

  常罗:这个受到打击比较厉害的,还是起义的那些人员,因为他们到底是中国人嘛,和日本的一些教官,我就是教官,我就教你飞,还是不太一样的。

  解说:人员调整结束后不久,为使老航校的各方人员更加团结,东北局和东总又派遣资历比较老的薛少卿,前往老航校担任副政委。通过薛少卿各方面的工作,老航校人员的凝聚力得到加强。当薛少卿得知刘善本的家人已经很久没有音讯,而刘善本一直单身,于是便想到了,为刘善本解决个人的生活问题。

  薛晓晖:当时刘善本,说那个情景挺那什么,就说他正在看自己的这个夫人和这个小孩的照片,我爸爸在他身后就说,哎呀,说你这个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想办法给你介绍一个什么,当时他就没吭声,刘善本当时没有说话。但是后来呢,我父亲在另外一些场合也还是提到,因为从组织的角度还要关心嘛,包括老航校其他的同志,在这方面后来都解决了。后来他还是没有同意,最后他说了,我还是希望能够跟她们团圆。

  解说:1949年11月30日,老航校一分为七后,刘善本被任命为设立在哈尔滨的第一航校的校长。1950年2月的一天,刘善本收到了薛少卿的一封电报,从电报中刘善本得知,与自己分离了四年的妻子和女儿,从四川老家历经艰难后,即将来到哈尔滨。

  刘兰平:到了哈尔滨我们下了火车以后,后来人挺多的嘛,后来还是我第一个发现的,看见我爸了,大家都特别激动,而且我爸爸就马上就把我给抱起来,抱起来亲啊。然后呢,我妈妈就介绍,这她手里抱的这个,就是当年还在肚子里怀着的那个。然后呢,爸爸妈妈也特别激动,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我们俩就仰着头看着。

  解说: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刘善本奉命率领空十师出战,在这次战争中,他首创夜航训练,并在夜袭大和岛中立下卓越战功。而刘善本的出色表现,也给当时的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深受彭德怀的器重。1959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受到批判,刘善本也受牵连,被调往空军学院担任领航系主任,从此离开了他挚爱的飞行事业。

  但是毛泽东并没有忘记刘善本,1964年军委要晋升一批少将时,毛泽东亲自向空军要了一个名额给刘善本。他对刘亚楼说别忘了,他是在我党最困难的时候加入我们的。1968年刘善本在文革当中,被定性为彭黄漏网分子含冤辞世,时年五十三岁。在他的遗物中,家人找到了一张毛泽东摄于三十年代的小照。照片背后,刘善本用铅笔写着,“毛主席,我心中最红的红太阳”。

  《凤凰大视野》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

  首播:每周一至周五20:02-20:35

  重播:每周六至周日09:00-09:35

  声明:凡注明“凤凰网”来源之作品(文字、音频、视频),未经凤凰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张梅


南通代孕QQ群 山东代孕妈妈网 扬州代孕联系